巴勒斯坦偷渡者:见惯战争和死人 想找到未来
发布时间:2015-05-05 09:43:30
巴勒斯坦偷渡者:见惯战争和死人 想找到未来

  优素福的故事—

  “我想在欧洲找到未来”

  优素福今年17岁,从家乡巴勒斯坦通过非法途径来到意大利。一路上,他经历了绑架、殴打、入狱和饥饿,但他依然没有放弃目标:奔向欧洲。让父母和妹妹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  和叙利亚、索马里、南苏丹等非洲国家一样,中东苦主巴勒斯坦依旧沐浴在战乱和困苦之中。对一些人来说,逃往欧洲是唯一的选择。

  以下为优素福的自述。

  我的家在加沙城,家里人不多,有爸妈和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妹妹。另外我还有一个哥哥,不幸的是他在最近的一次冲突中被打死。我爸爸身体不好,体弱多病,几乎不能走路。你能在他手上看到瘤子。另外,我还有一个堂兄死在一名狙击手的枪下。

  之所以逃离加沙,就是因为战争—在这里,你即便走出200米,也得提防随时可能落下来的炮弹。我见惯了战争和死人,想改变自己的生活,寻找新的人生。战争让我辍学多年,只读过两年书,现在就会写自己的名字。

  那一天,我和最好的朋友逃离了加沙,穿越边境进入黎巴嫩。我和这个朋友非常铁,很小的时候彼此就认识。到了黎巴嫩之后,我们投靠了之前逃到这里的远亲,尽管他们也住在难民营。

  但这里同样不太平,我和伙伴本打算跑到欧洲,但在黎巴嫩遭遇了绑架。那些人把我们锁在一个黑屋子里,我不记得被关了多少天。屋子里黑漆漆的,分不清白天还是晚上。我猜大概有两个星期,或者一个月。

  绑匪索要1000美元赎金才肯放人。他们威胁说,如果不给钱就撕票。然后,他们拍下了殴打我们的录像,把带子寄给了我的家人。接着,他们把我绑了起来,装进麻袋里。

  最终,我爸妈付了赎金,绑匪放了我们。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我们一直待在黎巴嫩,惊恐于每一个带枪的人。住在难民营里的女人遭遇同样悲惨,一些人受到威胁,而一些人遭受性侵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们找到了蛇头,这才从喀土穆来到了利比亚。我们乘着一辆没有顶棚的露天卡车走完了这段路,车里装了大概30多人,跑得飞快,时速足有160公里。你要是不幸掉出车厢,就会被永远留在沙漠里。这不是开玩笑,有3个巴勒斯坦人就掉了下去,卡车连停都没停一下。这趟沙漠之旅,我们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,每次只给我们每个人一小罐水,里面还混着汽油。至于吃的,一天只能吃一顿饭,一小盘食物还要供10个人吃。没多久,我们就饿得受不了。这时,他们(蛇头)允许我们买面粉自己做面包,一份面粉价格高达50美元。这一路上,一些人死于饥饿和脱水。

  在利比亚,我们所有的随身物品都被盗贼偷走,包括衣服和鞋子。好在又遇到了另一帮蛇头,他们许诺把我们送到意大利,还给了我们衣服。为了新生活,我最终付给他们1000美元。

  这一天终于来了,我们被送上一艘船,“船长”告诉我们:这艘船将开往意大利。但还没算完,我得掏钱买救生衣,那些没钱的偷渡者连救生衣都没有。我看到,船上大概有250人,船甲板分上下两层,一些非洲人被安排在下层甲板上。

  船上的蛇头都带着枪,他们警告那些交头接耳说话唠嗑的人:再说个没完就把你扔下船或者给你一枪。这艘船行驶了13个小时才抵达意大利,中途因为机械故障抛锚了两回。事实上,偷渡船刚驶离利比亚的时候就坏了,舱里的女人和孩子吓得哭了起来。幸好我们中的一个人技术不错,修好了发动机,才让船继续上路。有时候,海水灌进舱里,我们不得不用手把水淘出去。

  我们担心会淹死,好在“船长”看到了巡弋在不远处的意大利海岸警卫队救援船,开始大声呼救。看到救援船,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连孩子都止住哭声,开心起来。

  我们上了救援船,但这个时候,“船长”和蛇头们开始向救援船开枪,他们担心偷渡船被海岸警卫队没收,只想把船开走再去偷运更多的人。

  这趟偷渡之旅花了我4000美元,这是我妈妈卖掉所有的金首饰筹来的。没有这笔钱,我不会到了这里。

  曾经,留在我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被送回加沙,和其他人一样被困死在那里。另一个是抓住机会,抵达欧洲。我想抓住未来,帮助我的家人,尤其是妹妹。

  我和小伙伴最想去的地方是德国或瑞士,在那里安顿好后,我们会把家人接来。我想改变家人的生活,尤其是妹妹,她连学都没法上。我很担心她,想保护她。就因为这个,我才很害怕,每次接到家里的电话都心里一紧,担心妹妹出了什么状况。到了意大利后,我用他们(指意大利救援人员)给我的电话卡,想给家里报个信,但通话线路很糟,根本打不通。

  在加沙,你随时会和子弹擦肩而过,我们没有童年,没有玩具,随时会死去。作为巴勒斯坦人,我们没有合法权益,但会在欧洲找到属于我们的未来。

  在难民中心都做点什么?我除了睡觉就是吃饭。这里很安全,再也听不到喊叫声和枪炮声。但我担心会在这里待太长时间,因为我想去德国,投奔在那里的亲戚。

  在地中海,偷渡客的悲剧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不同的,只是死亡数字和惨烈程度。

  谁都清楚,这是一条危机四伏的偷渡路线,但甘愿冒险者却前赴后继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今年1月发表文章称,这是二战以后最大规模的移民潮。

  而那些生命们,被裹挟在这场巨大的浪潮中,身不由己……

  马哈茂德的故事—

  “永远不要走上这条路”

  马哈茂德用了12天时间,徒步穿越撒哈拉大沙漠,才抵达战乱中的利比亚。这意味着他终于来到了地中海的岸边,而海的另一头就是意大利。但即便到了意大利,他的噩梦也没有结束。

  今年4月中旬,28岁的马哈茂德穿过地中海,抵达欧洲。两天的海上航程堪称地狱之旅。在人挤人的偷渡船上,不习惯海浪颠簸的马哈茂德出现剧烈呕吐。几个不幸的同行者因脱水死在船上,尸首则直接被蛇头扔进海里。偷渡船在意大利靠岸的那一刻,他感到极度虚弱,浑身颤抖。

  “直到现在,我的脑袋还不正常。”马哈茂德4月20日接受美国《时代》周刊采访时说。4个月前,他从塞内加尔的老家出发,踏上了偷渡欧洲之旅。如今,他被安置在罗马的一处难民中心内,通过一部电话和记者沟通。

  “我睡不着觉,”他说,“我认识的一些人死在了逃往欧洲的路上。”

  采访中,马哈茂德要求隐去姓氏,担心暴露姓名会让他失去在意大利申请难民地位的机会。这趟偷渡之旅耗光了他所有的积蓄,付给蛇头2130美元。

  四个月前的一天,马哈茂德离开了家乡。他首先面临的是穿越茫茫的撒哈拉沙漠。12天的死亡之旅,沿途他经过布基纳法索、马里和尼日尔,成队的偷渡者被蛇头一次次转手,每一次都被要求额外付费。马哈茂德回忆,他们在旅途中只有极少的食物和饮用水,几个同伴惨死在沙漠里。当他们抵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,才发现这是一座地狱般的城市,四周经常传来枪炮声。为了完成余下的偷渡之旅,他冒着生命危险四处打工赚钱,不料却被警察抓住,被关了一个月零四天。

  4月初的一天,马哈茂德终于等到了偷渡出海的机会。按照他的说法,那天晚上,他和其他偷渡者挤进了一艘小艇。当时艇上挤满了人,发动机启动,小艇驶离岸边。这时船员注意到艇身有一道裂缝,被迫返航。而当他们重返岸边的时候,又被警察发现。后者朝他们开枪,当场打死7名偷渡者。

  几天之后,蛇头们再次组织偷渡,还是一个深夜,他们把上百人塞进一艘小船里,以这种简陋的交通工具穿过地中海。

  尽管恐怖的旅程已经结束,但对马哈茂德来说,噩梦还在持续。他身心遭受重创,难以走出痛苦的回忆。马哈茂德告诫那些想要偷渡欧洲的塞内加尔朋友:“我要告诉他们,永远,永远,永远不要走上这条路。”